爱CP爱自己 我不是后妈
狼队本命 洁癖略重 可逆不可拆
盾铁盾 靖苏/殊琰 RF 冬叉 肖根肖
吃的很多但挑食挑的厉害
希望太太们多多投喂

【狼队】遇到你很荣幸(上)

前文在这里!!!!

戳我!!!


发现自己真是无法接受完全的黑化 所以默默的给黑化的狼叔写个心里历程,还要为自己犯得罪付出代价 ,原本是想写成个病娇文,结果突然想起一个大家探讨了一个很久却没人愿意写出来的问题。
逆转之后的小队还是狼叔的小队么?没有失去过Jean的小队还会在痛苦时选择狼叔的怀抱么?
拥有着不同记忆的两个人看着彼此时真的能把记忆和现实区分开么?
预警内容!!

他们都失去了对方。
Logan的Scott死在了湖边,而那个陪伴Scott几十年的Logan则是直接被抹去了。

所以是BE

就是BE

没有HE的可能 



        Scott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没有任何征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也许不是所有人。
        而确实,就Cyclops被Wolverine强暴了这件事,如果不是确切发生了,Scott自己也会觉得这是一件极其荒谬,永不可能发生的事。
        Scott Summers被他的朋友,他的战友,那个被他信任到可以将生命都托付给对方的人······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没有被任何精神法术控制的Logan。
        身体被缓慢而耐心的打开,被称得上小心翼翼的对待,经历了如此荒谬的事Scott的身体却并没有受到多少关于疼痛的记忆,多么的荒谬和可笑。
        Logan用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床伴,可他该死的搞错了对象。
        Scott不明白为什么Logan变节,他在开始的时候选择了帮助兄弟会,他撕碎了做为Cyclops好友的伪装,可在最后他却选择释放Scott和其他一众X战警,阻止了Magneto使用教授的能力杀光人类。
        有那么一些时候Scott认为Logan疯了,他那些带着自语性质的低喃表露出疯狂,就像,就像那些一直闪烁在他眼里的点点星光烧坏了他的脑子。
        “为什么?”Scott不记得自己问了Logan多少次这个问题,没有回答,同样不论咒骂也好,哀求也好,Logan都不曾停下。
        Scott不记得自己被囚禁了多久,这很不Cyclops,毕竟他早就掌握如何在失去视力的情况下计算时间的流逝,有那么段时间他失去了意识,混乱占据了大脑。哪怕回到学校之后他强迫自己回忆,也不过是满眼的红光掺杂着轰鸣的杂音。
        教授和Jean从不曾开口询问,而Jean,他美丽的妻子,在看到他满身的淤青和齿印后也只是露出悲伤的表情,在他半夜惊醒的时候也只是揽着他无声哭泣,一直什么都没说,就像发生的这件事他们早有预感。
        其他人不知道Logan都做了什么,孩子们还在为Logan再一次拯救了世界而欢呼, 对,Logan再一次的拯救了世界,就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拥有着15年和别人不一样记忆的Logan不是原来的Logan了,不是了,已经不是那个可以让Scott全然信任,愿意把后背交给对方的Logan。
        善后工作其实并不需要Scott事无巨细的亲力亲为,他只是不想去把一直将自己禁锢在房间里的Logan抓出来,可是他没想到最后教授将那件东西交到他手里,仍然让他自己去做个了断。
        “这是谁的主意?”Scott看着面前托盘里的枪,觉得这个世界都疯了,所有人,Logan,教授,Jean,他也是一样,大家都疯了。“老师,你就不能给他下个记忆屏障什么的然后把他扔出学校,结束这一切么?”
        “我和Jean都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忍住不烧掉他的脑子,而且Erik这一次只用了Wanda,Scott,Logan的选择是最保险的方法,你知道的。”
        “为什么要我来做?”
        “由你自己亲手结束这一切,我的孩子,这是Logan唯一的请求。”
        Scott知道教授是对的,由他亲手用面前的枪,用里面艾德曼金属做成的子弹击穿Logan的头颅,抹去他那些疯狂的念头,用Logan的血洗刷掉自己的耻辱。伤口必须清理干净才能好好的愈合,不然只会发炎溃烂变成永不能愈合的创口。

        Logan在危境室等着Scott,金属墙壁反射着冰冷的光,冰冷的金属,就跟他体内那些合金骨骼一样,冰冷。Logan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骨骼不再受他血肉的温暖开始变得刺骨,也许是在逃离哨兵追杀的路上,亦或是重新长出金属骨骼的不适应,也许是在加拿大山中冰冷雪花留下的后遗症,也有可能是在教授化作漫天烟尘时开始的,也许更早,早就记不清什么时候了,性格如狼叔版洒脱其实也并不介意,反正那些附骨之疽的冰冷都消失了,可Logan有时候也很困惑,特别是在周末男生聚会之后,其他人都有自己的爱人等着,而他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的时候也会想,为什么整个世界都变了,所有人都能牵手自己心中的最爱,可为什么最有魅力的金刚狼却单身一人,而Scott,而是那个早早就死掉的Scott娶了Jean。
        Logan花了些时间就融入了这个世界,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除了偶尔在血红的梦中出现的不停变异的哨兵,被残忍杀死的同伴,孩子们破碎的尸体,跟之前的那些苦难一起都变成了梦魇而已。可就在Logan没有享受多久逆转时间线带来和平他就在带孩子们去嘉年华的时候遇到了个吉普赛占卜者。
        “先生,你想看一下未来么?”女孩虽然一头红发,可与Jean的自信艳丽不同,这个红发女孩显得有些神经质的脆弱。
        金刚狼并不相信占卜,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被那女孩面前发出红色光芒的水晶球吸引住了视线,然后他看到了无尽的黑暗。
        湖,Scott,Jean。
        Logan知道这是幻境,因为他根本没见过这场景,他只是无数次猜想过这情景,也猜想过如果那天他拦下Scott,或者选择跟他一起来到湖边,那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如果由他来唤醒Jean,Jean也许就会选择跟他在一起,没有那瘦子什么事,又或者他拦住Scott,任由Jean沉睡于湖底,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Logan无法闭眼,无法说话,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Scott和Jean拥抱接吻,他看到了Scott的蓝眼睛,然后就是漫天的水雾和湮灭的灰烬。
        这却只是个开始,Logan发现他在不同的场景里疯狂切换,他看到了无数次Scott的死亡,跟人谈判时被人类用导弹袭击爆炸而死,被人关在红色的玻璃罐子里衰竭而死,被超级反派围攻力竭而死,被伪装成人类的哨兵机器人刺杀而死,演讲时被人类狙击而死,无数次,不同的死法。
        Logan再一次睁开眼,发现他仍然站在嘉年华的会场中,那红发女子已消失不见,他想要追踪对方的气味,却发现根本无从追寻。
        “Logan!hei,pal!”焦躁的他引起了Scott的注意,Scott制止了他四处找寻的行为。“怎么了?”
        “没事。”
        温热的Scott,还在呼吸的Scott,带着书墨和淡淡机油味道的Scott,愤怒和惶恐就这么消退了,Logan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冷漠的拍打掉Scott的手:“有个吉普赛姑娘偷了我的钱包,你知道,我还以为是场艳遇呢。”
        Scott并没起疑,也就没注意到Logan掩藏在眼里最深处的情绪。
幻觉,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觉,Logan安慰着自己,可还没等他摆脱那些影像带来的影响,就是不管什么时候看到Scott的脖颈都会觉得它过分的脆弱,Erik就出现了。
        “你想干什么?”
        “我希望你喜欢我的女儿,Wanda,展现给你看的是其他世界,其他真实的世界。”
        “别开玩笑。”
        “这可不是玩笑,Logan,说起来这也要感谢你。你让我意识到历史是可以改变的之后,有时,我们做一个决定确实要经历很久才能知道对还是不对,会造成什么影响,可我不能像你一样经历长时间的意识穿越,但是Wanda,我的孩子,她的能力非常棒,我能够通过她的能力看到未来,而且是不同世界的,不同选择的我们,不同的未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Logan被挂在学校池塘边的大树上,觉得眼前的Eric比记忆中的更疯狂。
        “我在邀请你,Logan。你知道我从来都不介意把Charles置于你们,你们这些Xmen的保护之下,每一次我站到他的身边担负保护之责时,是你们的能力不足以保护好他,哨兵肆虐时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除了Logan没有学校其他任何人注意到了Erik的深夜到访,这让Logan不由的仔细琢磨着对方的话。
        “我找到了新的伙伴,终于有能力可以彻底的改变这个世界,不过我需要Charles,这就代表你们这些X战警一定要干扰我,阻挠我,那么你们就是要被清除掉的部分。我会清除掉所有阻碍我的人,而你,我的朋友,作为对救世主的感激,你看着就好,然后再决定是不是要跟随我。”
        
        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你是否愿意把他,小心的包裹好,附上美丽的填充物,放在带锁盒子里,而唯一的一把钥匙,握紧在你的手心谁都不给谁看。

        “滚开,Erik。”

        Logan当时这样回答的Eric。可当Eric真将被缚住双眼捆绑住的Scott展示在他面前的时候,Logan发现自己根本没法拒绝这样的条件。
        Erik没有说谎,他拥有了足够强大的盟友,最主要的是他利用了学校的学生,也就是他原本不愿意伤害的同胞来威胁教授和X战警。
        Jean陷入了沉睡,教授被深度催眠,其他人都被针对封印了能力,看上去X战警已无力翻盘,不用再考虑变种人的未来,只跟Scott在一起,在没有Jean的情况下,太诱人了。
        Logan没有办法抗拒这个,他很难抵抗这个,他做了无数次错误的选择,他明明知道有些选择是错的他还是做了,一如安慰失去Jean的Scott。

        “她在我脑子里呼唤我,Logan。”
        一直到Scott死后,他才知道那些呼唤不是Scott悲伤过度产生的幻觉,可那时他不知道,他给了Scott酒精,开始很有效,不酗酒的Scott只需要几杯高度饮品就会陷入沉睡,随着需要次数的增多,更多的酒精和更多的陪伴,他们变成了可以聊天的朋友,可以分享秘密的伙伴,两个都爱着Jean的男人用他们自己方式共同缅怀着他们曾经最爱的女人。

    “Logan,help me。”

        帮帮我。
        Logan不知道那天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给了酒醉的Scott一场畅快淋漓的性爱。他抵抗不了Scott在他身下颤抖着哽咽着他的名字,根本停不下来的极乐,看着窗外渐亮的光芒,Logan以为他们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了。
        清醒后的Scott却只是把他赶出了房间,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谁也不见。
        “我们应该往前看,瘦子!”
        Logan开始的时候还会去送餐,好言相劝,可Scott的漠视让他不由的也有了火气,他在走廊咆哮,过后却仍然给Scott代课,然后他们在走廊相遇,争吵,诀别。再然后Scott死在了凤凰手里,他杀了凤凰,然后让自己沉浸在无尽的愧疚里。
        多年以后仍然独自一人的Logan再遇Charles,和已经成为X战警新队长的Ororo。复活过来的Charles告诉了他很多事,比如Scott走前已经跟Charles告过别,Scott是要去湖边祭奠Jean的,然后会去旅行,等他能够彻底走出阴影就会回来学校,这也是教授为什么当时就通知Ororo让她准备成为新的队长,没人知道Scott会离开多久。
        “等他准备好,他会回来的,Logan。我觉得你应该知道这个。”
        随着Charles的话,Logan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下午,突然莫名的心慌,直觉告诉他有事发生,他正捂着头试图感应出恐慌的情绪来自于哪里,教授失控的能力就席卷了整个学校,他用最快的速度冲下楼,得到指引后跟Ororo一起奔向了阿卡利湖边,心中空荡荡的感觉一直都没有消散,让他完全忽略了飞行带来的不适。
        他会回来的,等他准备好,会回来没有Jean的学院。
        心脏像被挖掉一块的空荡,脑中却因为Charles的话而嗡嗡作响。
        “所以,所以Jean才会杀了他?”
        “是凤凰杀了他,Logan。凤凰是个疯狂的只有仇恨的灵魂,而Jean深深的爱着Scott,对凤凰来说活着的Scott是唯一能够阻碍她的人。凤凰一直在精神上折磨Scott,是命运把Scott推向了湖边,Logan,如果没有你也许凤凰早就把Scott呼唤去了。”
        一个人真正的成熟起来,最后的一步就是要学会接受,跟痛苦到最后一样,接受,接受自己不是无所不能的人,接受自己对命运的无能为力,这一点就算是最强大的变种人也是一样。
      Logan身上没有任何伤疤,灵魂上的伤口也就当它们会自愈好了,毕竟危险的生活没有时间让你去舔舐他们,就算孤独一人你还是能继续走下去,然后再遇到什么人,或者发现你可以跟原本在身边的那个人互相依偎,互相相爱。如果就这样一直下去其实也没什么的,哪怕逆转时间线之后Logan虽然落寞却也能接受,毕竟能看到,触碰到就已经算得上奢求了。毕竟事实早已证明Scott心中最后的选择都是Jean,哪怕用自己命去换也一样。
       可Erik出现了,先是放大了那藏于心底无人知道的恐惧,再如恶魔般的蛊惑他。
      你要愿意你就能得到你最无能为力的命运,被束缚在安全环境下的Scott,你不用再担心Jean,不用再担心他的安危,不用再担心其他的一切,只要伸出手,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就如同潘多拉的盒子里的低语,让人无法抵抗。

      Scott知道是他,诧异之后便是怒吼痛骂,甚至在挣扎下造成了手臂脱臼,开始的时候谁感觉都不好,Scott太紧而他太大,可Logan太清楚该如何取悦他,慢慢的就不一样了,Scott透着痛苦的声音开始掺杂起甜腻的鼻音,几轮高潮后一直绷劲的后腰也无力的瘫软了下来。密集的高潮带来的不间断的失神和疲劳会把Scott强行拉入半昏迷的境地。Logan自己也兴奋到意识不清,视野模糊布满红色的光斑,不过他清楚的知道他啃噬破了Scott的锁骨,吮吸肿了他的乳粒,顺着脖颈在他漂亮的脊柱周围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吻痕掩盖住那些惹人生厌的疤痕,唯一令Logan不满意的就是那些他失控留下的指印瘀痕,它们遍布在Scott的腰侧和大腿上。如果可以Logan想让时间就停在这一刻,妙不可言,无法言语的快乐建立在他心中无法驱除的恐慌之上。

    害怕他会死去,有一个世界里,金刚狼杀死了镭射眼,钢爪穿透了他的胸膛,喷涌出的鲜血是那么滚烫,虽然那不过Wanda展现出无数死亡其中之一而已,可那滚烫的热度让人无法忘记,就如同多年前酒醉后温热的Scott,只想要霸占这份温度,将他囚禁,用快感搅乱他的思维,逼他跟你一起沦陷,想看他哭泣,想要他求饶,让他低下高傲的头颅,如果他是个女人,那就在他怀孕前绝不停下,然后就是不停止的一次又一次的为你生下孩子。

   “Logan,help me。”

    Scott在彻底陷入昏迷后无意识的呢喃,就像一盆冰水浇在Logan的灵魂之上,Cyclops再一次低下了他骄傲的头颅对Wolverine求助,他一定已经彻底迷糊了,不然他才不会对折磨他伤害他的人求救,也有可能在Scott心底他一直都不相信Logan会做出伤害他的事。

    想要永远留住蝴蝶的美丽,你需要在它最美丽的时候抓住它,把它放在毒瓶里杀死它,然后用针从它胸腹中央插入。针带着蝴蝶垂直的插在你想要收藏它的盒子里,再用针拉住它的翅膀向前拉,调整好姿态,用针把它所有的翅膀都固定住,最后把盒子放在干燥通风处,就可以等值艳丽的标本完全风干了。 

    可那徒剩下艳丽的躯壳,真是你想要的么?

    这世上的人大多都是一旦犯了错就停不下来,只会用一个错误去掩盖另一个错误,心头绕着一丝侥幸却拉着人在错误的路上越行越远,当然,我们说的是这世上大多数的人,不是金刚狼。

    Logan性格里绝大部分都不招人喜欢,莽撞,执拗,粗野的性格也是致命伤,可他却永远知错能改,并且心中的某些底线还是很高,所以兄弟会没想到明明已经弥足深陷,Logan却仍能从罪恶的沼泽里爬出来,他不辩解自己的罪,背负着自己的罪匍匐在自己的划下的伤前,用钢爪隔断束缚的锁链,给他穿上自己的作战服,为他带上护目镜。他没有辩解,他只是说。

    “教授需要我们,其他的回去再说。”

    回去再说,等拯救世界之后,回家再说。可回家之后呢,别人只看到金刚狼救出了镭射眼,看到他们再一次携手拯救了世界,可那些别人看不见的罪怎么办?身体上就算覆满仇敌的鲜血,可两人之间的伤痕用这些鲜血是填不满,抹不平的。

    Logan任由冰冷的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洗掉那些血,那些汗水,那些属于他也属于Scott的浊液。最可笑的是事实证明那个人真的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人,多可笑,他们闻起来是一样的,笑起来是一样的,亲吻时嘴唇的温度是一样的,可却不是一个人。就像现在他们在危境室,眼前的人连颦眉的样子都跟记忆中是一样的,是他,也不是他。

    Logan为自己向危境室要了个凳子,他不想复活的时候第一知觉是冰冷的地面,他坐在那看着一脸纠结的Scott,平静的说道:“Just do it。”

    他们相互望着,隔着一把银色的冰冷的手枪,看在眼中的人和脑中的人是如此相像却又如此不同。

    “我不是你的Logan。”

    Scott当然知道,他的Logan,那个陪伴了他多年,他的好友,他的伴郎,他的Logan从不会用这样的眼光看他,那个人眼中的闪光从来都是掩盖住的,那个人知道他们是最好的朋友,绝不可能再前一步。

    “这也许就是代价,拯救世界的代价。”

    五十年的时间,几十万人的性命,比较起来一两个人的爱恨情仇真是无足轻重的很,比起被罪恶束缚的孤独的活下去,一个全新的没有任何黑暗记忆的金刚狼听起来都是个好选择。

    Scott收起了枪,安静的看着眼前死去的曾经的挚友,看着那个人再睁开眼睛时,眼中满满的困惑,危境室外自己深爱的妻子在等着自己,抹杀掉一个满是伤痕的灵魂虽然听起来很残忍,却何尝不是一种仁慈。

    “你好,Logan,我是你的朋友Scott。”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Scogan花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