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CP爱自己 我不是后妈
狼队本命 洁癖略重 可逆不可拆
盾铁盾 靖苏/殊琰 RF 冬叉 肖根肖
吃的很多但挑食挑的厉害
希望太太们多多投喂

生命无法承受之轻(2)

前一章。。。。

其实是过渡 然后莫名的写成了寡鹰友情向 还带上了冬寡 银鹰的小伙伴随便看看好了 这个真的是银鹰的主题 QWQ。要让肥啾正当离婚,就扯了很多,而且寡姐在队2里面不认识到队3认出了冬兵之间真是满满的脑洞啊


     被奥创破坏的复仇者大厦需要修葺,连续两次遭到袭击让大家都意识到了把基地立在纽约中心地带确实不太合适,Tony和队长一起在星期五的帮助下对Stark家的所有物业进行了筛选,最终敲定了纽约郊外的一处建筑群。那个地方除了几间用来储备老Stark先生认为无关紧要的东西的仓库外,其他建筑再进行简单整改后,正式成为了新任复仇者基地。

    这场大战改变了太多的东西。

    Bruce我们不要提他了。

    Natasha恨不得是在地方决定后就带着自己的东西搬出了大厦。

    Thor被预言搞的心烦意乱,无限宝石的纷纷出现,各种预兆,当然还有Loki到底是生是死,这一切让他不得不离开地球返回中庭。

    Tony宣布退出战斗序列,“我还是适合做个顾问。”小胡子把借口说的冠冕堂皇,而以Nat的话来说其实是他终于意识到了他跟队长之间弥漫着的那股可以闪瞎其他人的强烈的酸腐恋爱味道。

    “他们以前在公共频道调情的时候就没意识到这一点么?”Nat跟Clint抱怨这话的时候是在他家的门廊下,两个人坐在秋千上喝着啤酒说着话,就像以前在复仇者大厦公共休息室时一样。

    Nat的到来是为了庆祝新生命的诞生,这个调皮的小子在劳拉肚子里折腾了快一天,才不情不愿的来到这个世界,在复仇者基地一切步入正轨之后Nat终于有时间来看自己的教子了。

    “我听劳拉你给孩子加了一个名字。”

    “只是一个中间的名字而已。”Clint有些局促的用右手心摩擦着冰凉的啤酒瓶。

    Clint和Natasha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用中国话讲就是有着过命交情的好兄弟,所以当Clint从索克维亚回来后坚持要退休的时候,只有Nat没做任何挽留,也如同所有人都在安慰Natasha布鲁斯的不辞而别只是对方只一时想不开,很快就会回来之类的,也只有Clint什么都没多说在离开前一天,只是抱着伏特加酒瓶和Nat坐在公共休息室一直喝到自己失去意识。

    头好痛,Clint不由想起来自己回家那天,傍晚时分才能到家就是因为他宿醉了一天,而他身边这个喝的比他还多,完全不受影响的工作了一天,并且在结束工作后还帮他打包了行李。

    两个人一时间都不想说话只是相对无言的坐在门廊下,看着两个孩子在农场里玩闹,尖叫着彼此追逐。

    两人都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特工,感情从不应该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可是又有谁真能够放弃追逐有人陪伴的温暖,曾经缺少了一块灵魂的Clint不能,一直寂寞的Natasha也不能。

    “我记起来了。”

    “嗯?”

    “我都记起来了,Clint。”

    Natasha认真的口气让一直神游的Clint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他扭头看向Natasha一脸的不解。

    “我记起了一切。”

    Clint终于明白的Nat的意思,他有点不敢置信:“怎么会?”

    “Wanda。”Nat侧过头看着他:“Wanda让我看到的恐惧是红房子,就好像一层薄膜被捅开,然后所有的记忆就都回来了。”

    “我,我很抱歉。”

    “不用你替Wanda道歉,话说其实我才能来看孩子也跟我去欧洲抓老Fury有关系,我跟他确认了些事情。”

    “什么事?”

    “关于我记忆被动手脚的部分。”

    “啊?不是只是记忆锁么?”

    “还有些精神暗示,我必须要搞清楚。你也知道所有神盾局真正的机密资料都在Fury那个老家伙手里,我当时在三角翼公布的资料根本都不是真正的机密,我想看我的催眠记录详情当然只能找他。他给我了点线索,我回到美国追踪到了神盾的残余力量。”

    “什么?神盾局的残余力量?我们为什么没收到风?”

    “希尔负责情报,她不给我们消息,我们怎么知道。”

    “哇哦,我有点.”

    “拜托,我和Cap可是毁了神盾的人啊,在他们眼里我可是比九头蛇还可怕的存在。”Nat大笑着拍了拍Clint的肩膀,她知道整个复仇者只有Clint算是一直跟着神盾的人,其他人包括她都没有他那么深的归属感,哪怕她记忆缺失的时候也一样。

    “残存的人还好么?”

    Nat想了想才回答道:“还好吧,毕竟我只是去取资料,没有跟他们接触。”

    “What?”

    “Fury告诉了我东西的所在地,一个魔方。他还告诉了我如何打开装有咱们资料的那一格,我就潜入了他们的基地然后把咱们的东西拿了回来。”

    “啊,Nat,为什么?”

    “我不再是神盾局的黑寡妇了。我能够理解在帮我做记忆修改催眠的时候给我下精神暗示,能理解不代表我不生气。而且我找到的是全部的资料。当时对我下的必杀令,神盾局当时根本没有收编我的计划。”

    “啊。”Clint有点尴尬的挑了挑眉。

    “所以杀手先生,你可没告诉过我必杀令这件事。来告诉告诉我当时你是怎么突然就爱上我的,然后没有杀我。”Nat媚笑着将双臂拦上Clint的脖颈。

    “拜托Nat,谁都知道我打不过你。“Clint一只手根本拽不下来执意挂在他身上的Nat。无奈的他只能把头侧向另外一侧不看Nat的脸。

    两个人相遇是在布达佩斯,一个多国联合抓捕黑寡妇的行动,初遇时这个被重重围困的女人仍然笑颜如花。

    只看脸的话根本看不出她手中的双枪正在快速准确的收割着生命。

    在不远的大楼上监视着行动的鹰眼,是作为神盾派出的最后保底手段,而作为世界上最优秀的狙击手之一,他选择的狙击地点从不曾被目标人物发现的,但是黑寡妇就是知道他的位置,那个女人在抵抗围捕之余经常会抬起头看向Clint。

    黑寡妇是全世界最恶毒的女人没有之一,他清楚的记得Fury给他文件时的交代,她是苏联最成功的特务,她早就没有人性了,她的双手沾满无辜者的鲜血。Clint当时心中是唾弃的,这世界上哪个特务没干过脏活,越成功的手就越脏。拥有超人视力的Clint能够清晰的看到她看向自己时的表情。

    “你看向我的时候很悲伤。我就是知道你不是他们报告里的那个黑寡妇,你只是一个跟我们一样在挣扎着想活下去的人。”

    “所以你就冲下来救了我?”

    “我可是不但救了你,还引荐你进神盾局,我当时可是求了Fury和Phil很长时间呢。”

    “求了很长时间的结果就是我还是需要精神评估。”

    “嘿,精神评估是标准程序好么?我还没问你到底当时是怎么的,老Fury带着人进去,再出来我就变成你的,你的,那叫什么东西?”

    “你可以简称它为‘记忆保管员’。”

    “那是什么东西?给了我一张纸,告诉我我只有3分钟时间把那一串根本毫无关系的词背下来,不然你以后记忆出错,人崩溃救不回来就是我的问题了?!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感觉么?!那就是没事不能做好人!”

    “哈哈哈哈哈哈。”Nat笑的都要背过气去了,她虽然没看到这个场景,却能够想到Clint的脸上一起出现蒙B和惊恐的表情是有多可爱。

    “你这个没心肝的女人,从我的身上下来。我当时怎么不开眼救了你的。”Clint有些恼怒的把挂着自己身上的笑到瘫软的Natasha拉扯了下来。

    “因为肥啾宝宝你是一个好人啊。”

    “Natalia Alianovna Romanoff,你再说一次看看!!”

    “好了,好了。我当时也是临时起意的,因为我发现神盾局关于记忆改写方面的技术比苏联好很多唉,可以在随意封存任何部分还不会对主意识造成影响。”

    “记得不好么,Nat,为什么要忘掉呢?”Clint忍不住握了握拳,掌心处不再炽热的印记现在只会偶尔散发一丝温暖提示着自己它的存在。

    “当记得是一种折磨的时候,你就会想忘了它,话说,你可没有资格说教我啊。”

    “什么?”

    “宝贝,你对仿生鸟这个名字还有没有印象了?”

    “仿生鸟?敌人么?”Natasha难得认真的语气和严肃的表情让Clint不由自主的仔细回想过往的经历。

    “不记得是正常的。”Nat揉了揉Clint的脑袋,从他手里抽出空瓶,站起身走向屋里。“再来一瓶?”

    “嗯?恩。”Clint跟着Nat走进了厨房:“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因为我来是求你帮忙的,所以接近正题的时候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找我帮忙?要我干嘛?你买了一匹纯种马需要寄养?”

    “不,Sam被从欧洲召回来了,九头蛇还需要继续清剿,复仇者这面的事我脱不开身。”

    “说正题。”

    “我希望你可以去欧洲继续寻找冬兵的下落,Sam是军队出身,找人他不行。”

    “这是Cap的意思?Nat,我退休了。我不准备在插手复仇者的事了。”

    Natasha停下脚步,站在厨房中央,踌躇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正面看着Clint。

    “根其他人都没有关系,只是为了我,Clint,只是为了我。”

    “Nat?”

    “Fury当时问我,我记忆锁的密码要交给谁保管,我就想到了你。哪怕我们刚认识了几天,你还是受命要杀掉我的人,但是我就是信任你。我活了这么多年,这么这么多年,见过了这世界上形形色色的男人,你这个嗜甜还话痨的男人竟然真的成为了是我最相信的,最要好的朋友。”

    Clint没有接话,他只是默默的看着Natasha。

    “我是Natalia Alianovna Romanoff,也不是,那些身份证明文件都是假的,每隔一段时间红房子都会给我重新弄一个新的身份出来,苏联解体以后,我以为我可以随着红房子的湮灭而消失掉,可是没有,那房子仍然困着我。”

    “布达佩斯的围杀不是第一次,我当时真的已经逃的累了,我看到你的时候以为,以为是另一个人。我当时就想如果是他来清除我,这么年以后,能在死前再见他一面也是组织的仁慈了吧。”

    “然后你就背着你的破弓出现了,我当时在想这是哪里来的傻瓜,这个时代还有人背着弓箭?可这个傻瓜救了我,然后带着我离开欧洲,带着我遇见了老Fury,这个面黑心冷的混蛋,给了我一个真正的机会远离那间房子。”

    “记忆锁这个东西真的很好用,我这些年一直相信我是那个1984年出生的Natalia Alianovna Romanoff,Fury修改了所有的资料,掩盖了我的过去,反正所有的机构也都知道红房子有很多黑寡妇。多谢基因改造失败率,红房子内部的数据也都是修改过的,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向上面解释基因改造已经有了我这个成功的实验品,还不能为当权者提供优质血清。我都没想到红房子造出来的掩护身份成了我真正的身份。”

    “记忆锁,记忆锁。Clint,你问我为什么要忘掉,你想了,等了,这份想念一开始支持你走下去,支持你活下去。想了又想,等了又等,没有尽头,没有希望,甚至于你选择的路肯对是要跟那个人针锋相对的时候,你就不想再记得了。反正那个人也不记得,自己一个人孤独的抱着一份回忆又有什么意思。”

    “我被那把狙击枪击中之后我都没想起来,没想起来是谁在拿那把枪,我知道那个人的位置,知道他会攻击我保护目标的时间点,我知道他狙杀目标时的一切习惯。你问过我,为什么能够发现你的狙击位置?因为那个击伤我的人教导过我,最顶尖的狙击手是怎么挑选狙击位置的。”

    “我当时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想起了一切,而那个人也不再身陷牢笼。”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成为最要好的朋友么?因为我们都是带着破碎记忆还想要追逐温暖的傻瓜。”

    “作为你的朋友,我不应该告诉你记忆锁的事,因为你的家庭。但是作为你的挚友,我要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想知道仿生鸟的事,我可以帮你找到你的记忆保管员。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

    “我当年在航母上打你打的还是轻。”


TBC

评论 ( 3 )
热度 ( 45 )

© Scogan花卷 | Powered by LOFTER